第七十三章 荷塘月色(1 / 2)

现在是七月,渭河岸边湿地中的芦苇已经高过人了,叶子铺展开来,绿汪汪、油亮亮地连成一片。

悠悠的风一吹,芦苇的叶子就飘起来,芦苇的杆子就荡起来,绿色的浪花一漾一漾地,你推我赶地朝前挤。挤过去又退回来,接着又朝前挤。就这样,天天摇着晃着,晃着摇着,一天天地长大了,长成了直挺挺的芦苇了。

生活在这里,邵兴旺能真切地感受到季节是个了不起的诡秘的魔术师。

初春,它会把芦苇荡变成嫩绿。到盛夏,涂染成翠绿。金秋又换成墨绿。绿得让人感到欣慰,感到欢畅,感到满眼的舒服,感到生命的张力和跳动的脉搏。

邵兴旺常与赵雨荷常到这芦苇荡中,寻觅花花绿绿的小鸟,倾听它们清脆的歌声。

芦苇荡中住着许多鸟雀,夫妻俩竟然一种都不认识,搞不清楚它们叫什么,也不知其从何处来。

夫妻俩手牵着手,还没踏进芦苇荡,便能听见清脆悦耳的鸟鸣,就像参观动物园的鸟语林一样,还未谋面,先声夺人了。轻步走进时,那悦耳的感觉便会在芦苇荡的上空回荡,寻声觅去,见不到鸟儿的踪迹。它们纤巧的身姿,疾飞的本领,再加上黄绿墨绿的羽毛,已使自己融入其中。

万亩芦苇荡的旁边,就是千亩的荷塘。空闲时间,夫妻俩除了到荷塘里逮鱼,更多的时候是到荷塘里闲逛。

他们在一尺多宽的塘堤上嬉闹追逐,双臂展开,摇摇晃晃的样子,像两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

青蛙常躲在塘堤下的荷叶旁,受到他们脚步的惊吓会“扑通扑通”地跳进水里,速度之快,动作之优美,就像一个入水时的游泳健将。邵兴旺发现,关中平原的青蛙和蛇似乎只有两种颜色,一种土黄,一种翠绿,这让我感到奇怪。

撑起荷叶的绿柄上,长有密密的小刺,不扎手,很舒服。聪明的荷给自己的花和叶的表面涂了一层天然的蜡,这种巧夺天工的进化方式,让它在人类的世界里获得了“出淤泥而不染”的美名。

一秒记住https://m.xbiqugela.com

夏日的荷塘弥漫着淡雅的荷香,这种混合着阳光的味道,使人沉醉。粉红色花瓣小心翼翼地掬着一丛娇嫩的金色花蕊,精致的莲蓬就藏在下面。这种来自印度的水生植物,无论是花朵还是叶子,只有在夏天才能把优雅的气度展示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