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4章(1 / 2)

那边没了声音,应该就是睡了。

许清悠等了等,又说,“宁玄,你这个王八蛋。”

反正对方也听不到,她多少算是出了一口气,骂完之后许清悠就把电话挂了。

手机关掉,屋子里又陷入了黑暗,许清悠盯着天花板。

如今真的是睡意全无,她有点弄不懂为什么宁玄喝多了会把电话打给自己,还说了一些有的没的。

她以为他们俩再有交集,肯定是自己回去交接工作的时候。

许清悠翻了个身,把被子扯过来,蒙在头上。

心里真的是乱了,乱的一塌糊涂。

宁玄第二天起来,着实是懵了好一会儿。

他昨天喝到最后有点儿断片儿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宁玄撑着坐起来,先把房间打量了一下。

一打眼就知道这是章绪之的会所,他之前来过无数次,会所里面房间的格局他差不多都是清楚的。

他靠在床头没有马上下床,脑子里嗡嗡响。

这就是宿醉的后遗症。

宁玄过了好一会儿,抬手把放在一旁的手机拿了过来。

原本是想看一下时间的,结果手机解锁,进去显示的就是通话记录的页面。

而最上面显示的是他和许清悠有将近半个多小时的通话时长。

这可就比较惊悚了,宁玄瞬间就清醒了,他盯着手机看。

通话显示是在昨天半夜的时候,还是他主动打给许清悠的。

宁玄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而且通话半个多小时,他们俩聊什么了?

好家伙,宁玄瞬间特别清醒,特别精神。

也……特别慌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