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1 / 2)

“看什么看?没见过麻雀吗?”明九娘用大声掩饰心虚,“人美心善就是这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鸟儿见了都拔不动腿。”

麻雀胆小,见了人就躲得远远的,现在落在她肩头这般亲密,确实挺奇怪的。

可是二丫都受伤了,她也不能让它离远点。

萧铁策:“……”

他觉得明九娘似乎瘦了不少,身上穿着崭新的细棉浅青色小袄,下面套着白绫裙,竟然勾勒出腰身来;但是伶牙俐齿却丝毫没变。

“我来接晔儿回家。”明九娘道,“把篮子给我。”

“嗯。”萧铁策沉默地进屋把篮子提出来交给他,“东西吃剩下的我都吃了,衣服帕子没脏。”

明九娘翻了个白眼,暗想剩饭她都喂野狗,这次也算。

“晔儿,跟娘回家。娘给你带了卤牛肉,大对虾,蜜三刀和驴打滚,还给你买了新衣服。”

晔儿忙举着糖人和萧铁策摆摆手,小鸟一般跟着明九娘欢快地离开。

二丫借着有伤,一直蹲在明九娘肩膀上,想要回去多讨些谷子吃。

萧铁策看着一大一小一只鸟和谐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想,现在非但春秋晔儿,连鸟都亲近她了?

要知道,从前的明九娘,邻居家的猫狗看了她都嫌弃,躲得远远的。

明九娘回去给二丫上了点烫伤膏,又用一点儿蓝色布条替它包住了脚。

所以萧铁策很快发现,这只容易辨认的麻雀,一直跟着晔儿。

不过通鸟语这件事情实在太过惊世骇俗,所以他没往那个方向想。

相对而言,动物报恩这些事,却经常听人说起,所以他也把二丫的这种行为划归此类。

“九娘子,隔壁村有个妇人难产,我和祖父去看看,中午先不用做我们的饭菜了。”春秋急匆匆地跑进来道。

“好。”明九娘答应,“你听你祖父的,别逞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