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1 / 2)

萧铁策发誓,他这辈子绝对没有这么狼狈的时刻,被明九娘怼得哑口无言,憋屈地想要砸墙。

“我真的没有。”

“敢做不敢认是不是?”

晔儿有些害怕:“爹,娘,别吵了。”

明九娘搂住他:“不吵不吵,娘和爹闹着玩呢!咱们晔儿是诚实的宝宝,不就是摸个肚肚吗?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你无论做错了什么事情,都要告诉娘,娘可能会批评你,但是也会原谅你,知道吗?”

晔儿眨着葡萄粒一样的大眼睛:“那娘也能原谅爹吗?”

原谅个屁,她又不是萧铁策的娘。

“等你爹做个诚实的人,娘再考虑。”明九娘哼哼着道。

萧铁策也是有脾气的,呼吸粗重的他,忽然做出了惊人之举。

他在被子里把手伸到明九娘那边,摸了一把——真的很轻很轻地摸了一下,几乎是碰到柔软立刻就收回手,脸红成一片,掀起被子,坐起身来:“我确实摸了。”

不是非冤枉他吗?

那坐实了,也就不冤枉了。

说完,他起身穿鞋出去。

明九娘像个痴呆一样,嘴唇微张,呆呆地看着他,等他走出去后看着晃动的帘子,半晌才反应过来。

——卧槽!萧铁策你不仅摸她肚子,而且被她揭穿后,竟然破罐子破摔,得寸进尺,公然袭胸!

这日子没法过了!

明九娘气呼呼地起床洗漱,出门后才看到萧铁策已经热好了昨天她做好的菜,正站在树上,给鸭巢增加保温用的稻草。

昨夜下了一夜大雪,天地一片白,而院子角落里堆着雪,院子里却只落下薄薄一层。

明九娘喜欢这样的神清气爽,喜欢萧铁策的勤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