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1 / 2)

萧铁策说得没错,唯一丝毫不怀疑韩婵的孩子生父是萧铁策的,只有明九娘。

比如仲灵,就觉得这孩子一定是萧铁策的,明九娘是个可怜虫。

“可怜虫”正躺在萧铁策怀里和他说府里的事情。

“仲灵心思不在侯府,但是害人之心也没有。”明九娘道,“面子上过得去,不必担心太多。”

“她,”萧铁策斟酌着道,“有些神神叨叨。”

“那倒是。”明九娘笑了,“但是只要没有害我们的心思就行了。窦桂呢,我有些看不透。她今日给我送了厚礼,你都猜不到她送了什么。按规矩不是该给我送鞋吗?她竟然送了我一双珍珠鞋,那鞋面,真的是完全珍珠镶嵌的。”

明九娘想起来还乐不可支。

灰姑娘有水晶鞋,她明九娘有珍珠鞋。

只是那闪瞎人眼的大东珠,太浪费了,这双鞋她是穿不出去的。

“而且我看着,或许她刚进门假装安分,但是能假装,说明也不是刀枪不入,还有些顾忌,”明九娘道,“所以你就不要为晔儿娶亲这件事情烦心了,还是操心外面的事情要紧。”

“九娘,我想和你说件事。”萧铁策喉结动了动,似乎有些艰难地道。

“嗯?”明九娘微讶,“什么事?”

萧铁策在她面前,极少有这般难以启齿的时候。

“是晔儿的事情……”

犹豫了这么多天,他还是决定不瞒着明九娘,最起码夫妻两人有个商量。

他非常婉转地把晔儿在各处安排自己势力的事情说了。

明九娘瞪大眼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