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6章(1 / 2)

敏敏带着雪华匆匆赶到正院。

春秋被丫鬟扶着站在廊下,披着孔雀裘,里面穿着朱红镶白狐毛通袖袄,下面套着宝蓝色六幅蜀锦马面裙,除了肚子挺起,四肢依旧纤细,面色冷冽,气质端庄。

院子里的青石上跪着一个瑟瑟发抖的丫鬟,衣衫不整,哭着喊着为自己辩解,口口声声要春秋为她做主。

“夫人,奴婢从来没有攀龙附凤的心,只想清清白白嫁人……可是没想到,昨晚王爷醉酒,强要了奴婢,以后谁还能要奴婢……”

春秋看着她冷笑:“我认识你吗?这院子里的人也该换一换了,阿猫阿狗都能进来跟我讨说法。”

丫鬟愣住,随即连连磕头:“奴婢夏青,奴婢的爹是王保……”

春秋嘴角勾起,笑意却不达眼底:“怪不得能和我叫板,原来是王大管事的千金呢!”

夏青忙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我看你现在的样子,没有丝毫不敢的样子。”春秋道,“你爹是受王爷器重的大管事,否则我这从来不过问外面事情的人,怎么都会听说过他的名字呢。”

夏青眼中飞快地闪过得意之色。

她爹确实是王爷面前很有体面的大管事,非但如此,她的几个哥哥,现在也都能独当一面,最小的哥哥明年开始都要自己做掌柜。

夏青虽然是家生子,然而从小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呼奴唤婢长大的。

晋王府这些家生子,尤其是能出去行走的男人,谁不巴结外面得力的大管事,想要谋个好前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