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8章(1 / 2)

韩婵来了。

明九娘猜她有事找自己,也不想她吓到胆子小的姜芜,便让琳琅把她带到自己院里。

韩婵的母亲初二进了京,明九娘还让人去送了很多东西。

皇上驾崩之后,韩婵直接提刀去被包围的豫王府,把正寻、欢作乐的豫王光着屁股拖出来,众目睽睽之下把豫王给废了。

据说豫王的惨叫声,半个京城都能听到。

韩婵用刀把豫王钉在地上,在旁边看着他流血而亡。

豫王这极不体面的死法,让他在死后很多年都成为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可谓被钉死在了耻辱柱上,死了都不得安生。

韩婵说了一句“我替那些被你糟蹋的姑娘报了仇”,然后转身离开,女侠一般英姿飒爽。

明九娘还有些担心她有心理阴影,但是事实证明,韩婵一点儿也没有。

只是现在的韩婵,看起来状态却不像很好的样子。

明九娘招呼她喝茶,道:“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韩婵摇摇头,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红色的请柬放到桌子上,用指尖抵着慢慢推过来。

明九娘还以为是韩夫人邀请自己上门,笑道:“我最近闭门谢客,也不出门走动,省得这家高兴那家不高兴的。”

现在京城中最炙手可热的夫人就是她了。

萧铁策虽然拒绝成为摄政王,但是他确实就是摄政王,谁不想走走“夫人外交”这条路?

就算讨不到好处,那至少也混个脸熟。

明九娘讨厌这种来往,索性闭门谢客,也基本不出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