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5章(1 / 2)

看着她被吓得单小脸煞白,明九娘顿时不好意思再逗她。

“没有,只是小伤而已,应该已经好了大半。”

姜芜面色缓和了些,然而眼中还是焦灼,咬着嘴唇道:“夫人,我想,我,我能不能去看看大人?我不添乱,我去看看就回来……我,我实在是不放心。您不知道,他对自己真是不在乎。从前在校场受伤,那么长的一道口子,他和没事人一样,还是晚上回来崩开了伤口,血都滴在床上我才发现……”

那时候她还以为自己来了小日子,以为他要被扫兴会很生气,吓得瑟瑟发抖,后来才发现,原来是他受了伤。

明九娘哭笑不得,他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需要你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这般惦记担心?

“也不是不能商量,”明九娘道,“要不你先回去收拾收拾东西?”

“好,好,多谢夫人。”姜芜匆匆忙忙地离开。

明九娘笑着摇摇头,这个小傻子真是被吓到了,都忘了问自己好消息是什么。

算了,让她自己去发现吧。

姜芜一溜小跑回去,一叠声地含着丫鬟的名字让她收拾东西。

“大人受伤了,我得去看看大人。你们就不用跟着了,别添乱……我,我……你,你……”姜芜进屋后看见屋里的情景,后半截话在嗓子眼里卡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睁大小鹿般的水眸,不敢置信地看着坐在她床上的男人。

“大,大人……你,你回来了?”姜芜结结巴巴地道,还是不敢相信。

林燕回看着心心念念的小人儿,看着她痴傻的模样,不由哈哈大笑,道:“我是不是得去找侯夫人理论理论,我好好的娘子交给她,怎么现在变成了结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