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9章(1 / 2)

幺幺一听怒了——还有人敢骂她父皇,那不是找死吗?

放开,让她来。

幺幺撸起袖子,摩拳擦掌:“父皇,给我看看!”

萧铁策一箭双雕,既解决了妻女矛盾,又把大包袱甩了出去,心情十分愉悦。

他把御史的奏折都挑出来给了幺幺。

幺幺忘了哭,忘了自卑,擦干净眼泪,拿起朱笔就开始了。

张御史说,皇上应该大赦天下,赦免之前看守皇陵的皇亲。

幺幺批复:那是他们的荣耀。你家祖坟没人看的话,建议你好好反思一下,回去和祖宗告个罪,朕也会体谅你的孝心,以后都呆在老家不用回来了。

王御史说,皇后娘娘只出了太子一个,为了子嗣绵延,应该早开后宫,开枝散叶。

幺幺批复:朕生不了,你这边建议换个皇帝吗?

孙御史说:皇上该准备加开恩科了。

这是句人话,幺幺想了想,问了萧铁策后批复:准你去办。

别让他们站着说话不腰疼,天天光嘴里比比不干活。

幺幺看着不顺眼的就突突突小机关枪一样怼怼怼,拿不准的就问问萧铁策,骂完御史,她又把萧铁策挑出来的各处来的请安折子回了一遍。

河南巡抚:臣恭请圣安。

幺幺:收到,请注意黄河水患。

两淮转运使:臣恭请圣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