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原来是这位爷来了(1 / 2)

雨过天晴。

清晨的阳光照入房间,落在床上侧身躺着的少女脸上,肌肤细腻如瓷,睫毛浓密卷翘,水墨般的眉眼间带着几分刚起床的倦意。

她眼尾泅着几分红,带着点朦胧湿意。

叮咚。

手机屏幕上方弹出一条推送消息。

她随意拿起来看了一眼。

“昨天晚上十一点,在连云高速往云州方向,连续发生共计四辆车的连环追尾事故,造成两人重伤,三人轻伤”

她清醒了些,点开往下划了几下。

时间地点都对上了,不过,和上辈子的那一次意外比起来,伤亡人数却是发生了变化。

没有了叶家的那辆卡宴,似乎结果还好了不少。

敲门声响起。

她看了一眼时间,八点二十分。

宁璃挑了挑眉,又把背包里的东西检查了一遍,这才不紧不慢的起身去开门。

邹华站在门外,敲了三次门,心情逐渐不耐烦起来。

终于,在他想着干脆撞门进去的时候,门开了。

一张素面朝天,却依然漂亮的不可思议的脸容映入眼帘。

邹华怔了怔,很快回神,压着心中火气,道:

“宁小姐,您迟到了。“

夫人昨天晚上交代的八点,现在都快八点半了!

她到底有没有点时间意识?

“夫人不喜欢不守时的人。”

宁璃笑了笑。

她上辈子倒是守时,也没见苏媛多喜欢她一分。

真要说等,她从六岁那年,一等就是十一年。

对比之下,苏媛等的这点时间,又算得了什么?

“不好意思,这我还真的不太了解。”毕竟很多年没见了。

邹华胸口一堵。

这说的什么话!?

宁璃一步走出,转身锁门。

“走吧。“

邹华看了她一眼,微微睁大了眼睛。

“宁小姐,您的行李呢?”

她这就背了个单肩包啊。

“这就是。”宁璃言简意赅。

邹华:“”

昨天晚上你背的不就是这个?还说什么东西没收拾完,搞半天就这么个破包?

这耍谁呢!?

宁璃往楼梯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他。

“不走吗?让人久等就不好了。”

邹华嘴唇动了动,只得跟上。

这注定是一个无法让人愉悦的早晨。

因为宁璃的迟到,苏媛十分不满。

邹华开车,苏媛和宁璃都坐在后排。

车内的温度极低,气氛紧绷。

但宁璃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般,兀自坐在一边,斜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休息。

苏媛看了她一眼,本想训斥两句,但想到这丫头连逃课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说这些估计也没什么用。

还是有些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交待。

“到了云州以后,你这些毛病都改改。小瓷比你小三个月,阿晟今年十岁,你去了以后就是当姐姐的,多让着照顾着点他们,知道吗?”

宁璃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底似笼了一层暗光,晦涩难明。

时隔多年,还是又听到了这句话。

她是姐姐,所以弟弟犯错要原谅。

她是姐姐,所以妹妹要什么她都要给。

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她对父母的印象都很模糊了。

但当知道可以回到母亲身边生活的时候,她还是带着期盼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