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更 她还是这样更好看(1 / 2)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

叶明的脸色从白转青,眼角狠狠跳了跳。

上个月,一块收藏古董级别的保罗纽曼迪通拿在嘉士伯拍卖会上拍出了一亿三的天价。

买家身份神秘,至今是个迷。

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人居然就是陆淮与!

更关键的是,这样的一块表,他居然说砸就砸了!?

相比之下,他那件粉青暗刻青花团寿大抱月瓶,连人家的零头都比不上!

这要怎么赔!?

叶晟也终于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惨白着脸躲到了苏媛的身边,求助的道:

“妈”

他怎么想得到,不过是一块表,竟然会那么贵!?

叶明深吸口气:

“陆二少,这件事,的确是犬子有错在先,实在是对不住叶晟!“

他一声沉喝!

叶晟身子抖了抖,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恐惧。

苏媛虽然心疼自己儿子,可也知道这次的事儿是不可能轻易罢了了。

得罪了陆淮与不说,那一亿多的表,能直接赔掉他们这栋别墅了!

她咬着牙把叶晟往前一推:

“还不快跟陆二少道歉!”

叶晟先前的嚣张气焰此时全都不见了,手足无措的站在那,结结巴巴的开口:

“对、对不起”

“跟你该道歉的人道歉。“

陆淮与下巴轻抬,淡声开口。

宁璃眉心微动。

叶晟一愣,纵然心里万般不愿意,也不敢违抗,憋红了一张脸,冲着宁璃小声道:

“对不起,我不该、不该拿飞镖扔你”

听到这,叶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早知道叶晟对宁璃的到来十分抗拒,却没想到他居然干得出这种事儿!

现在还把陆淮与牵扯进来了!

宁璃眸子微微眯起。

这句道歉,她前世可从没听过。

上辈子,她从医院回到叶家的第一天,叶晟就是用了同样的招数,在她脸上划了一道。

所以她进门之后,就已经做好准备。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陆淮与居然会出手帮她。

她眉头极轻的蹙了一下。

又欠他一个人情。

看到她的表情,陆淮与眉梢微挑,当是小姑娘还在生气。

“大声点儿。“

他语调低沉慵懒,却带着股令人不敢违逆的气势。

叶晟只得提高了嗓门:

“对不起!”

宁璃没理会他,只抬脚走过去,弯腰捡起了那块腕表。

幸好,表盘尚且完好,但表带上还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划痕。

她拿着表,朝着陆淮与走去,在他身前站定。

宁璃身高一米六八,在女生中绝对算是极高挑的身材了,可站在陆淮与面前的时候,却只到他肩膀的位置。

她微微仰头,把表递了过去,认真道:

“多谢。”

陆淮与垂眸,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

细腻如瓷的肌肤清透至极,一双桃花眼生就的极漂亮,望过来的时候,那清澈而干净的眼瞳深处,似是氤氲着薄薄雾气,流光明灿。

眉眼清艳,眼角眉梢又噙着几分淡漠疏离,透着骨子里的张扬放恣。

一个念头流星般从脑海划过。

——她若笑起来,定是极甜的。

他唇角微弯,极轻的笑了一下。

“我这么帮你,两个字就谢过了?”

宁璃沉默了一下。

这位爷什么时候这么计较了?

以前帮她的时候,可没这样。

“那陆二少的意思是?“

陆淮与接过表,下巴轻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