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一只船(1 / 2)

宁璃仰头看着他,轻轻颔首。

“许。”

陆淮与俯身,侧耳过去,似是准备倾听。

“你说。”

望着忽然靠近的清隽绝伦的侧脸,宁璃眨了眨眼,轻声道:

“二哥,这个愿望能先保留着吗?”

清甜绵软的声音传来,掺杂着温热的呼吸。

陆淮与偏头看她。

二人距离本就极近,这样更是呼吸可闻,宁璃甚至能看到他深邃眼瞳中映出的自己的小小身影。

小姑娘还挺贪心,要一张能随时兑换的空白支票。

程西钺正好过来,冲着两人鸣笛,示意他们上车。

陆淮与直起身,薄唇微勾:

“行。”

宁璃回到叶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客厅沙发上,叶瓷和苏媛坐在一处。

看到宁璃回来,叶瓷抬头看了过来,眼眶有些发红,似乎是哭过了。

她有些紧张的站起身:

“宁璃姐,你回来了?”

苏媛似乎想说点什么,嘴唇动了动,到底没出声。

宁璃脚步一顿:“有事儿?”

叶瓷深吸口气。

“我、我是特意在这等你回来的,就是、就是想跟你道个歉”她咬了咬唇,看了苏媛一眼,“今天我不该在没搞清楚真相的时候,就给妈妈打那个电话。宁璃姐,对不起。”

她晚上一回来,就发现了不对。

一问才知道,原来宁璃被叫家长,不是因为她作弊,而是因为她的卷子被别人抄了。

她的第一,的确是自己考的!

而苏媛,算是在教导处丢光了脸,心情又能好到哪里去?

尽管苏媛没对她发火,可叶瓷还是敏锐察觉到了不好,干脆就在这等着了。

宁璃挑了挑眉:

“我没什么损失,不用跟我道歉。你真正该道歉的,好像另有其人吧。”

叶瓷一噎。

苏媛的脸色也变了变。

她站起身,细眉拧着。

本来她也觉得自己冤枉了宁璃,心内有些歉疚,所以叶瓷说要在这等着给宁璃道歉,她也就陪着了。

谁知道宁璃一说话就这么难听。

这不是故意提醒她,她今天在教导处有多丢人吗?

“宁璃,这件事是小瓷有错在先,可她本意也是担心你。要不是她打电话,我连你被叫家长都不知道!何况她现在是诚心跟你道歉——“

宁璃神色冷淡:

“我被叫家长的次数多了,你不是都不知道么?”

苏媛胸口一堵。

“何况,她道歉是她的事儿,要不要原谅她是我的事儿。难道她说一句对不起,我就要无条件既往不咎?”

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叶瓷抿了抿唇。

宁璃看了她一眼。

“有打电话的时间,应该就能多背几个单词了吧?年级十七想上西京,可有点难。”

叶瓷缓缓握紧了手。

这成绩对她而言的确不算好,尤其是和宁璃比起来。

她想起之前自己还曾说,让宁璃有什么不会的问自己,如今想来,只觉得脸疼。

那时候,宁璃看她,应该就跟看个笑话似的吧?

宁璃转身上了楼。

回到房间,宁璃把书拿出来。

一张纸掉了下来。

她捡起来,发现正是陆淮与写答案的那一张。

字迹遒劲洒脱,十分漂亮。

她想起临走的时候,他俯首过来,问,许吗?

宁璃拿起笔,思忖良久,在那张纸上最下面的一处空白地方,写下了一行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