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再说一遍(1 / 2)

这视频当然不是她发出去的。

二中的监控,只有极少几人可以调取。

当然,如果她动用一些小手段,拿到这段监控也不是问题。

但她太清楚二中的立场和态度,面对这样的事儿,他们大概率不会做出任何回应,让这件事的热度自然消退。

可现在,这段视频竟是被人曝光在了网上。

一石激起千层浪。

【酷的紫薯:卧槽!原来这才是真相?那我们之前岂不是冤枉她了?】

【哗哗ro:老实说,被人这么骂,再好脾气的人也会爆发吧?骂人不牵涉父母,这不是常识么?自己嘴贱,就别怪别人动手咯。】

【今天小安也努力了:楼上在放什么狗屁?就因为别人说了两句闲话,就要把人推下楼?她父亲蹲监狱是事实吧?想要教训人多的是办法,她非要选最危险的那个,难道不是有问题?】

【摩妮卡:楼上,大清早就亡了。现在还流行连坐呐?反正要是有人这么跟我说话,我保管把她狗头都拧下来。微笑jpg】

【yg令:u1s1,这位妹妹实惨。之前那段视频明显是被人截了一段,故意搞她呢啊。站队太早反被打脸,我为之前口出恶言跟她道歉。宁璃,对不起!】

这个评论下的回复,齐刷刷清一色的【宁璃,对不起!】

除了个别人还在嘴硬跳脚,路人的整体风向已经偏向宁璃。

反转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宁璃若有所思。

帮她的人,到底是谁?

她拎起背包,打算去物竞班上晚课。

“宁璃?”

任谦从后面追过来,笑眯眯的,

“数竞班和物竞班挨着呢,正好有道题没想明白,咱们一起过去,你给我讲讲?“

教室安静了一瞬,不少人看向任谦的眼神都变得十分怪异。

一个数竞班的,找物竞班的问数学问题?怎么听怎么绝对不对劲呢?

他是二中出了名的数学天才,数学单科第一,从来都是属于他或裴颂。

之前他说要跟宁璃请教问题,大家还以为他就是开玩笑,谁知道来真的?

宁璃倒是没什么所谓,点了点头。

“嗯。”

任谦回头喊了一声:

“裴哥,走了!”

一班参加竞赛班的人不少,约着一起去上课也是常事。

三人一同离开。

他们走后,过了好一会儿,教室里才恢复先前的气氛。

叶瓷盯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微微拧眉。

裴颂性格冷淡,任谦看似总是笑呵呵的,但其实骨子里也是带着傲气的。

他这么做,显然是想帮宁璃。

裴颂竟然也没说什么

嗡。

她手机震动了一下。

【小瓷,网上那段视频你看了吗?】

叶瓷当然知道,这说的是学校的那段监控。

没等她回答,对方继续。

【那视频太锤了,而且已经有人开始调查这事儿的来龙去脉。对方来头不小,我已经把你的邮件删除,你自己那边也注意点,别留下痕迹。被人查到就麻烦了。】

叶瓷唇瓣微微抿起。

【谢谢堂哥,我知道了。】

顿了顿,她忍不住问道:

【堂哥,到底是谁在查这些啊?】

宁璃出身不好,按理说绝不可能认识有这种手段的人的。

但从堂哥的语气里,她却察觉出了深深的忌惮。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别问了,记住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就是。】

叶瓷识趣的不再追问。

她迅速把这段聊天记录删除,又清理了一些东西,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校长办公室。

身穿黑色衬衣的年轻男人靠坐在沙发上,姿态闲散而慵懒,通身冷清尊贵。

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坐在他对面,叹了口气。

“现在可满意了?”

陆淮与从手机上收回视线,抬眸看去,唇角微弯。

“多谢石叔。”

石松摇摇头,眼中几分好奇:

“这宁璃,跟你什么关系,你这么护着?”

之前也没听提过。

但就为这个小姑娘,陆淮与居然主动给他打了电话,甚至亲自过来了。

这位陆家的二公子,是出了名的清傲懒散。

他还从未见过陆淮与为谁亲力亲为到这般地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