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这一声二哥,不让你白叫(1 / 2)

宁璃轻轻眨了一下眼睛。

上辈子她声名狼藉,遭受过的谩骂与污蔑,比这件事更胜百倍。

无休止的指责与嘲讽,她不知听过多少。

这次的这件事,和那些比起来,几乎不值一提。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一问,她心里的某个地方,好像真的就疼了一下。

陆淮与极有耐心:

“疼了就喊,被人欺负了就回来告状,再打回去,会不会?”

宁璃不会。

宁海舟出事儿之后,她似乎就瞬间成了瘟疫一般的存在。

有人往她的书包里放死老鼠,有人把她的书扔到臭水沟。

他们在她背后或面前,对她指指点点,满脸嫌恶。

所有人都知道,她没有爸爸妈妈,就算被欺负了,也不会有人来帮她出气。

宁璃一开始总是忍气吞声,直到有一次,有人趁着她去上体育课,将她的外套剪了个稀巴烂。

那是奶奶亲手给她做的。

当天,她红着眼睛把动手的那个男生,按在地上打的满脸是血。

这件事闹得很大。

她后来一直记得,奶奶站在办公室,对那个男生的父母不断鞠躬道歉的瘦小而佝偻的身影。

回去以后,奶奶抱着她问疼不疼。

她紧紧抱着那件已经不能穿的衣服,很用力的摇头。

“不疼!阿璃不疼!”

从那以后,她再没有说过一次疼。

她知道,说了也没用,只会让奶奶徒增伤心。

她也再没有跟奶奶说过学校的那些事儿。

她不知道,陆淮与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沉默片刻。

她道:

“但这样实在是太麻烦”

陆淮与发现小姑娘年纪不大,顾虑还挺多。

他低笑一声:

“这一声二哥,不让你白叫。”

程西钺在旁边坐着,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那道纤细挺拔的身影,又看了一眼时间。

行。

人这一通电话,超过他十个了。

宁璃终于挂了电话走了过来。

程西钺坐直:

“怎么样,宁璃妹妹,考虑的如何了?”

宁璃将那文件夹递过来。

“我告。”

云鼎风华。

陆淮与从阳台回了客厅。

沙发对面,正坐着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西服,白衬衣,容貌清俊,气质温和。

看到陆淮与回来,他笑了声。

“看来陆老爷子的担心,是多余的。“

陆淮与现在的状态非常稳定。

如果不是之前看过他的病例,他甚至会觉得陆淮与是根本没有任何问题的。

陆淮与落座,长腿交叠。

“顾医生能这么说,再好不过。”

这个男人正是陆老爷子专程从国外请回来的那位,顾听澜。

今年不过三十,就已经是在国际上名声斐然的心理专家。

陆淮与原本是不想见的,但拗不过老爷子和程西钺,最终还是赴约了。

不过见面以后,他对顾听澜的印象倒是不错。

这人的确有能力,最重要的是,知分寸。

陆淮与之前也见过一些心理学专家,但他们都有个问题:常常会不自觉的对一个人进行各种分析与探究。

职业本能也好,纯粹好奇也好,他都觉得冒犯,很不喜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