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可没说就这么算了(1 / 2)

酸痛感从鼻尖传来,宁璃闷哼一声,捂着鼻子退后一步,眼里泛起了一层水花。

好疼!

这人怎么回事儿,走着走着忽然停了,半点招呼不带打的。

陆淮与侧过身来,就正撞上那双桃花眼。

素来沉静清亮的眸子里,似是染了薄薄水光,眼角隐约泛着一丝绯红,平添几分动人颜色。

他眉梢微挑:

“怎么走在我后面,都不带看路的?”

宁璃瞪着他。

这男人倒打一耙的本事,也真是炉火纯青。

“我怎么知道你忽然不走了?这不能怪我吧?”

陆淮与望着她,肌肤细白如瓷,五官清艳无双,眉眼间难得带上了几分嗔怒的模样。

他轻笑了声。

“行,怪我。”

他的腔调一如既往地慵懒随意,可此时听来,却似是莫名带上了几分纵容。

汽车鸣笛声传来。

程西钺在车里,看着那站在路边的两人,一阵无语。

处理完宁璃的事情后,他接到秘书的电话,临时回公司处理了一点事情。

走的时候,他和陆淮与约好,等下晚自习再来一起把他们接走。

就剩下这最后几步路了,有什么话,不能过来了再说?

陆淮与抬腿朝着程西钺那边走去。

宁璃又揉了揉鼻子,跟了过去。

陆淮与打开后座的车门,等宁璃进去后,自己也跟着上了车。

程西钺发动车子,往叶家的方向去。

他这段时间去叶家的次数,真是比以前一年加起来还多。

“宁璃妹妹,我刚才已经跟你们家司机打过招呼,今天我们送你回家。”

听说有人打算在校外堵她,安全起见,还是他们亲自送回去比较好。

宁璃抱着背包,点了点头:

“谢谢。”

程西钺看了一眼后视镜,忽然愣住:

“哎?宁璃妹妹,你怎么哭了?”

印象中,这小姑娘性子一直挺坚强独立的啊。

难道还是因为网上那些事儿?

也是,才十七岁,受了这么大委屈,能不难受么?

“宁璃妹妹,其实啊,那些外在的评论,你也不用放在心上的。他们不过就是借着一个机会随意发泄,真正了解你的人,会知道你的好的。“

宁璃心中微微一动。

程西钺平日看似玩世不恭,但实际上看的通透。

他说的很对。

如果太在意外界的评论,想要讨好整个世界,只会逐渐失去自我,最终陷入痛苦的泥潭,无法挣脱。

上辈子她不懂,期望让所有人满意,哪怕受委屈,哪怕被折磨,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而这一次,她不会再给那些人伤害自己的机会。

“谢谢程大少,但是,我没哭。”

宁璃澄清道。

“没哭?那你——”

“我的错。”

陆淮与半靠在椅背上,淡声开口,眸中带着几分笑。

程西钺神色惊恐。

这位爷的字典里,什么时候也有“我的错”这种话了!?

他又扫了后视镜一眼,后排坐着的两个人,各自占据一方位置。

宁璃眼睛鼻子泛着红,瓷白如玉的小脸上,颇带着点理直气壮内味儿。

陆淮与姿态懒散,轻轻按了按眉心,几分无奈,几分纵容。

程西钺眉心一跳。

完了。

陆淮与不但会认错,竟然还会低头哄人了!

他想立刻摸出手机给顾医生打电话,看看这是个什么征兆!

宁璃其实也没真的因为这种小事儿生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