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新生(1 / 2)

宁璃打电话跟班主任耿海帆请了假。

耿海帆是高三一班的语文老师,也是整个年级的语文组组长,前几天去省里参加调研,昨天才回来。

他对宁璃的情况了解的比较多,又因为自己有一个才十三岁的女儿,就对宁璃颇为同情和照顾。

“哦,对了,我记得叶瓷今天是要去市艺术中心参加华清杯的决赛,你请假是要去那边吗?”耿海帆顺口问道。

宁璃顿了顿。

“是。”

“那行。”

耿海帆心里放心了些。

宁璃最近经历了不少麻烦事儿,去散散心也好,另外也能和她母亲以及叶瓷联络一下感情。

她的那张满分试卷,耿海帆已经见过,所以就算她缺几节课,他也并不担心。

高三学生,最重要的就是心态。

“谢谢耿老师。”

宁璃挂了电话,在校门口拦了辆出租车。

云州市艺术中心。

宁璃刚下车,就看到魏松哲正站在路边焦急等待着。

扭头一看到她,魏松哲连忙走了过来:

“璃姐!”

宁璃开门见山:“画呢?”

“在里面,跟我来。”

魏松哲带着宁璃往里走。

参加华清杯决赛的人,一共有二十个,每个人都被安排了一个房间。

两人进入挂着“魏松哲”铭牌的房间。

拐角处,叶瓷和苏媛刚巧上了楼。

同行的还有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是画协的展副主席,展青。

“今天除了我和画协的几位老师,俞老师也会来。”

俞老师,也就是画协的主席,俞平川。

这位是真正的油画大家,极具盛名,国内国外都开过不少画展,也是全国画协的委员。

他平常喜欢外出采风,很少留在云州,这次是为了华清杯的决赛,专门赶回来的。

“小瓷,要是你的画能入了俞老师的眼,以后可是前途无量啊!”

叶瓷心里也有些紧张。

“谢谢展老师,我会努力的。”

展青笑呵呵:

“叶夫人,您培养的这宝贝女儿,可是出色的很啊!”

这夸奖令苏媛很受用。

“哪有,都是多亏了您的指点,另外,也是这孩子自己用心,这方面我们可真没怎么管过她。”

双方又寒暄几句,展青率先上了楼。

叶瓷二人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忽然,叶瓷脚步一顿。

苏媛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奇怪问道:

“小瓷,怎么了?”

叶瓷犹豫了一下:

“我刚刚好像看到宁璃姐了。”

苏媛皱眉:

“之前你请了她两次,她不是都拒绝了?这会儿她怎么会来?何况,她也没有请柬。”

华清杯决赛规格很高,没有请柬,连大门都进不来。

叶瓷一听,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那应该是我看错了。”

她又盯着那个“魏松哲”的铭牌看了几眼,轻轻吐出一口气。

“妈,咱们走吧。”

“比赛时间上午十点正式开始,我刚才就出去上了趟厕所,回来就看到这画上被人泼了一道。”

魏松哲恼的不行。

宁璃看向面前的画。

这是一幅油画,画面上是一片老旧城区,太阳初升,一层清透的晨光笼罩,街道上行人两三,透着人间烟火气。

原本是很好的一幅画,却被一团蓝黑色颜料毁了。

“都怪我不小心,离开的时候居然忘了锁门!“魏松哲头疼的看向宁璃,可怜巴巴,“璃姐,这怎么办啊?”

宁璃从旁边拿过颜料板。

“这种事情谁也料不准,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出,在这里直接毁别人的画这种事儿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