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借我抄抄(1 / 2)

陆老爷子茫然:

“陪读?”

正要再问,陆淮与却不肯再多说,换了话题:

“程西钺来了,我先挂了。回头有时间再回去看您和奶奶。”

“哎,你小子——”

陆淮与挂了电话,扭头看向程西钺。

程西钺眼角抽搐:

“你挂你家老爷子电话也就算了,还拿我当挡箭牌?”

以后他回去保不齐要被陆老爷子教训一顿!

陆淮与安慰道:

“没事儿,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程西钺:“”

我有一句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上下扫了陆淮与一圈,想起刚才听到的那几句话,忍不住嗤笑。

“陪读这个词儿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你陪读,宁璃妹妹知道吗?”

陆淮与眉梢微挑,看了他一眼,眼神有点危险。

程西钺抬了抬下巴。

“哎,我可是刚帮你把那个孟江的材料送过去,别翻脸不认人啊。”

陆淮与颔首:“谢了。”

其实以他的资本和手段,想解决一个混混出身的孟江不是问题。

只是,他想尽快把这事儿办了,就请了程西钺帮忙,直接搜集证据,将孟江送里面。

程家在云州底蕴深厚,人脉资源都没的说。

“那小子年龄不大,犯过的事儿倒是不少。”程西钺想起先前看到的那些材料,声调微沉。

孟江出身普通,但打起架来不要命。

昨天他去堵宁璃的事儿,程西钺已经知晓。

也幸好最后没出什么事儿,否则

“对了,那个孟江好像和戴立有点关系。”

陆淮与眉心微凝。

先前查戴立,的确和宁璃没什么交集。

没想到他居然还和孟江有牵连。

“这事儿戴立参与了么?”

程西钺摇头。

“孟江不承认,且这事儿没证据,不好指认。“

陆淮与沉吟片刻,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敲了敲。

“昨天,是叶瓷要买书,才带着她走了那条路。“

二中。

孟江被开除的事儿,在七中和二中都引起了不小的动静。

他本就出名,加上这次是犯了事儿被抓了进去,更是成了大家的谈资。

而关于那天晚上,他带人围堵宁璃的事儿,却好似从未发生过,无人谈论。

宁璃与何晓晨聊过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拿出书来。

好似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叶瓷往她这边看了好几次,脑子里总是浮现宁璃动手的那一幕。

之前她只是听说宁璃在临城会打架,但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

她抓着孟江的头往地上砸的时候,神色冷漠冰冷至极,让叶瓷现在想起,都还觉得浑身发寒。

班主任耿海帆走进来,敲了敲黑板。

“周四周五月考,大家做好准备。”

教室里顿时传来一阵哀叹。

“另外,和之前一样,咱们班会根据这次考试的成绩,进行座位的重新调整。“

名次越是靠前,就越是能先选自己中意的座位。

这是二中高三的老传统了,算是某种程度上对学生的刺激。

林周扬哭唧唧的回头:

“裴哥,谦哥,你们前后的位置,一定要留一个给我啊!”

和这两位大神同桌他是不想了,坐在旁边也行!

任谦踹了他的一脚他的椅子腿:

“滚。这事儿全看你自己,找我们有什么用?”

林周扬委屈巴巴:

“这不是我自己靠不住嘛?”

托英语的福,他在班里成绩总是排在倒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