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陆淮与你有病啊(1 / 2)

戴立撞翻桌子,酒水撒了一地狼藉。

他捂着胸口,脸疼的煞白,看向陆淮与的眼神充满惊惧,嗓子像是被人死死掐住,连痛呼都不敢发出分毫。

整个宴会大厅一片死寂,空气似是凝结。

陆淮与居高临下的看着戴立,眸色深沉冷冽。

他的声调没什么起伏:

“她说她不想,你聋了听不见?”

他亲自把人带来,在场之人谁不是看的清清楚楚。

他以为意思已经表达的够明确,没想到还是有这么不长眼的。

程西钺飞快看了陆淮与一眼,眼皮狠狠跳了跳。

这位爷多久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了!

戴立这狗东西,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那位小祖宗!

哪怕是在京城,陆淮与发起狠来,也是谁的面子都不给的,何况现在?

真当这位是个好脾性的!?

一个中年男人满头是汗的匆匆赶来:

“陆二少,犬子无意冒犯,这都是误会、误会啊!”

来人是戴立的父亲,戴胜全。

戴家在云州也是排的上号的豪门,但和京城陆家还是没得比的。

戴胜全本来还想攀攀关系,谁知道一转眼,自己这儿子就把人得罪了!

他是个精明人,很快就转向宁璃道歉:

“宁小姐,实在是对不住!这小子虽然平时好玩儿了些,但绝对没有其他意思的!”

叶明皱了皱眉,看向苏媛。

戴家和叶家有一些业务上的往来,要真是闹开,彼此脸上都不好看。

苏媛深吸口气:

“宁璃,这事儿应该就是个误会,何况现在戴立也受了伤,大家把话说开也就好了”

许旖旎也上前,来到陆淮与身侧,轻声劝道:

“淮与,消消气,把人打出问题来就不好了,何况今天终归是程爷爷的寿宴。”

这么一闹,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何况,还只是为了一个宁璃。

陆淮与容色冷淡:

“医药费我陆淮与还赔得起。”

许旖旎一噎。

他回过头:

“程爷爷,今天耽误了您的寿宴,淮与改日再跟您正式赔罪。但今天,他动了我的人,我总要讨个说法。“

程老爷子头疼的很。

陆淮与是他看着长大的,他的脾性他最清楚不过。

那个叫戴立的,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脑子,偏要去惹他!

“这个”

“免了脏了您的地界儿,人我就先带走了。”

陆淮与说着,就抬腿往前。

戴立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心里涌出强烈的恐惧。

他有预感!

他要真是被陆淮与带出去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好端端的回来!

程西钺瞧着,心里“咯噔”一下。

陆淮与上次这模样,差点闹出人命!

戴立死不死的他不在意,可陆淮与病发,后果更不堪设想!

他连忙求助的看向顾听澜:你不是专业的吗!你倒是控制一下啊!

顾听澜早就察觉到陆淮与不对劲,立刻就要上前。

却有一个人比他更快。

“二哥。”

宁璃喊了一声。

少女轻软的声音落入耳中。

同时,有什么轻轻拽住了他的衣袖。

陆淮与脚步一顿,脑海之中无数纷乱喧嚣的画面渐渐褪色。

宁璃抓着他的衣角,仰头看着他:

“二哥,算了。”

陆淮与垂眸看她,撞上她清凌凌的桃花眼,那股盘桓不散的郁气烦躁,忽然就那么无声消散了。

宁璃眨眨眼:

“你衣服脏了,回去换一件吧?”

刚才陆淮与动手的时候,酒水飞溅,他西服外套湿了一角。

片刻,陆淮与颔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