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割爱(二更)(1 / 2)

“说到锦瑟湾,你的画还在那边。要不明天过去一趟?”

俞平川问道。

宁璃思索片刻:

“我记得明天那边有西京美院举办的画展,您应该挺忙的吧,这个时间过去,合适吗?”

他是西京美院的终身教授。

俞平川摇头。

“这些事情都是他们操心,我不太管。”

毕业生的小展,下面的老师会自己负责。

宁璃放下心来,唇角弯起。

“那好,我陪您一起去。”

俞平川笑着摇头。

“锦瑟湾我常去,没什么稀奇的。倒是你——这次该算是陪你去才是。”

宁璃眨眨眼。

“谢谢俞老师。”

俞平川咬了一口西蓝花,暗示的使了个眼色:

“没事儿,真的想谢我,回头给我买点水果就行——你知道我说的哪种吧?”

宁璃点点头。

俞平川顿时喜上眉梢。

接着,就听宁璃道:

“看您表现。”

俞平川:“”

他就知道!

第二天一早,宁璃一行人开车前往锦瑟湾。

从停车场出来,宁璃抬眼就看到一个极具特色的圆顶建筑。

俞平川抬手指了指。

“那就是美展中心,也就是今天开画展的地方。左边,隔了一条街的,就是西京美院。后面那个红色的楼看见了吗?全国画协总部。”

宁璃跟在俞平川身后,听的很认真。

他以为她是第一次过来,其实不是。

她上辈子来过很多次。

但俞平川都不知道。

从临城回云州的路上发生的那一场车祸,让她右手的一部分功能,永远丧失了。

自那之后,她几乎再没有动过画布。

后来她从医院出来,就给俞平川打了电话,说以后都不打算画画了。

俞平川惊愕万分,追问她原因。

那时候,她已经猜到,回去的那辆车是被人动了手脚的。

因为担心把俞平川也牵连进来,以及其他种种顾虑,她没有解释,只说是不喜欢了。

俞平川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他气性也大,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就这么断了联系。

再后来,宁璃自己一个人来过很多次。

看画展,也看人。

但她知道,这些都和她无关了。

直到——终于,一切从头再来。

现在,她的那幅画,就在这里。

“这些地方,回头你有时间,都可以来看看。”

俞平川说道。

今天他们并不是来这几个地方的。

宁璃点点头。

“好。”

几人来到路口,右拐。

俞平川道:

“前面那个门就是,咱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