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折磨死我算了(一更)(1 / 2)

清浅如水的月光沿着窗柩流淌,莹白剔透的雪花打着旋落下。

画面定格,像是陷入了一场绮丽的梦。

她的唇瓣柔软的不可思议,似是带着滚烫的温度,在他身体深处点燃足以燎原的星火。

洒落在他脖颈的呼吸温热清甜,混杂着馥郁的酒味儿,成了最惑人的味道,轻而易举的将他所有的理智击散,溃不成军。

混沌黑夜与月色交融,勾勒出他清绝的容颜轮廓。

那双深邃的凤眸深不见底,像是能轻易将人吞噬。

陆淮与浑身紧绷。

“宁璃。”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的可怕,喊她的名字,带着几分咬牙切齿,似是在拼命压制着什么,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宁璃的手臂勾着他的脖子,小脸绯红,眼角沁着润润的湿意。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也觉得他身上一片滚烫。

这一声,好像终于让她清醒了般。

她有些怯怯的松开了手,那柔软娇嫩如玫瑰花瓣的唇也终于撤离——

陆淮与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身,把人往上一提。

这一下很突然,他的力道也猛。

宁璃微微睁大眼,极轻的喊了一声。

下一刻,她感觉到自己的肩背贴在了叠高的枕头上。

就在她的头即将撞到床头的时候,他的手掌垫在了她的脑后。

紧接着,陆淮与欺身压了过来。

他俯身贴近,一手紧紧掐着她的腰。

她被撞入他掌心,又被圈压在他怀里。

隔着薄薄的衣物,几乎肌肤相贴,呼吸相闻。

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他居高临下,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呼吸滚烫粗重,似命令,又似诱哄:

“说话。”

宁璃怔怔望着他,双手下意识的撑在他平实坚韧的胸膛之上,桃花眼里似有盈盈水光,从脸颊到脖子,都绯红一片。

她什么也说不出,只那样看着他。

那么干净。

那么勾人。

陆淮与脑子里一根名为“理智”的弦,忽然崩断。

他嗓子发干,整个人燥热不堪,身体深处似有一股热浪猛烈袭来,将一切席卷。

她的腰太细,太软,蔓延出不可思议的微妙弧度。

他掐着她的腰,恨不得把人彻底揉碎了,彻彻底底的属于他。

他俯首凑了过去,就要吻她。

宁璃眼底飞快划过一抹慌乱,抬手捂住了唇。

陆淮与微凉的唇,便印在了她的手背。

他顿了顿。

然冲动不可抑制,他吻了吻她软软的手背,转而又一一啄过她纤细白皙的手指。

他动作很轻,又吻的连绵,像是对待千珍万重的心头宝。

宁璃眼睛微微睁大,几乎忘记了呼吸。

但此时的陆淮与却并未察觉。

下一刻,他的唇落在了她修长细腻的颈子。

她的皮肤细白如凝脂,尤其是这里,轻轻一碰,便起了奶白色的褶,娇嫩的不可思议。

他灼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脖间,烫的她的身体轻轻打了个颤。

忽而,她腰间一凉。

他掀起了她毛衣的衣摆,略带薄茧的手指落在了细腻柔软的腰侧。

粗粝而缠绵。

宁璃慌的不行,咬着唇,眼睛里泪光盈盈。

她极轻的吸了一下鼻子,带着哭意。

陆淮与的动作戛然而止。

他埋在她的脖颈间,呼吸灼热落下。

但他却没有再动。

良久,他的呼吸终于平缓了些。

他将她的毛衣重新拉好,艰难退后,再次看向她。

瞧见她的眼睛,他的理智终于回归。

他深吸口气,闭了闭眼。

——陆淮与,你真是疯了。

“对不起。”

他压下心里所有的情绪,抬手擦去她眼角沁出的泪珠,声音依旧沙哑,语调却温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