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盲井(1 / 2)

《盲井》的原著叫《神木》,是作家刘庆邦根据1

每个影视从业者都有表达的想法,尤其是自诩知识分子的家伙们!

李扬也不例外。

看了《神木》之后,大受触动,于是定下了《神木》…

买下改编权,他决定自己重新写剧本,就叫《blindshaft》,翻译成中文《盲井》。

盲井这个词应该是李扬臆造的,本意也许就是“看不见的罪恶”的意思。

之后的《盲山》、《盲·道》统统用了这个东西。

李扬去德国之前就在国家话剧院混了好些年,还算有点人脉,找人借了笔钱,回国,先花了半年实地勘察,完善剧本…

期间辛苦自不必说。

你要拍煤矿发生的事,最起码,你得了解这玩意是啥!

凭空想象,闭门造车,那不成了《白粥流星》?

还没混成大导演呢,就先得了大导演的病?

那可还行?

当你想认真干一件事,而且还是不错的事,肯定会有人愿意帮你!

于是,拉来了制片人胡晓晔,副导演包振江,摄影刘勇宏,录音王玉,都是业内相当有资历的家伙,算组成了团队核心。

然后,当然是拍摄了。

联系了原著作者刘庆邦,想让他帮着介绍一家取景地…

刘庆邦是《中国煤炭报》的高级记者和编辑,这个年代,记者那是体制内的人,跟底下煤矿说句话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于是,他跟自己的好友,义煤集团宣传部副部长杨晓东说了下这个事,然后,杨部长给他们安排了国营大厂,不仅如此,还特地让宣传统战部的一位科长负责跟剧组接洽。

这位科长据说曾经受过刘老师的照顾,安排得特别地道,帮着找了一家叫义马常村煤矿的现代化矿井,全矿停产,因井下光线太暗,又临时布置了防爆灯。

还特意准备了几十人担任群众演员。

煤矿宣传部的同志全力协助拍摄,并安排专人拍摄剧照。

活干的那叫一个漂亮!

终于,演员聚齐,正式开拍…

一个星期后,拍不下去了!

不是条件不好。

而是…太好了!

别的不说,剧组居住的地方,煤矿方面特地安排了当地一家条件设施非常好的宾馆供剧组下榻——这待遇也就有领导来视察才有的。

但李扬总觉得不对味,包括摄影师还有几个演员…

《盲井》…

你丫条件这么好,下什么井?

我拍的是《盲井》,不是宣传煤矿工人多美好!

刚开始,只是有点小纠结,到后来,演员们根本没法进入状态。

吃得好,穿得好,睡得好…

你怎么营造出又土又脏的罪犯,草菅人命的感觉?

这就跟40岁的老女人硬凹少女感一样别扭!

李扬又联系了刘庆邦,说了自己的要求…

“咱们必须要找个小一点的煤矿,最好是私营的,这样,置身其中,你就有那种感觉!”

刘庆邦表示爱莫能助…

他是正儿八经体制内的人,这么说吧,虽然写煤矿小说,但他住在京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