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回北京(1 / 2)

沈林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迷迷糊糊起身开门:“妈,你怎么来了?”

是母亲刘菲,身后还跟着陈阿姨,是她的闺蜜。

“还不是你要投资电影的事…”

刘菲进门,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沈梦溪的照片,很快收回视线,然后问:“房子,你准备怎么处理?”

“留着呗…你等我先洗脸、刷牙…”

沈林已经走进洗漱间,依稀听到刘菲跟闺蜜聊到了沈梦溪…

他知道父母分开的原因,按照沈林的记忆,父母分开,并不是沈梦溪拈花惹草之类的,应该是性格不合…

都很强势,都有自己的坚持…

挺好的,否则这本书前面就得变成争夺家业了或者《年轻的后妈》…

沈林回到客厅:“幸亏我昨晚烧了两壶水…”一秒记住

一边说着,一边给陈阿姨泡了杯茶,然后问自己母亲:“有我二叔在呢,您何必跑这一趟?”

“你二叔这辈子都待在大学,懂电影吗?懂投资嘛?”

“你懂?”

“我不懂,但你陈阿姨门清!她之前跟过剧组,知道怎么核算成本,知道剧组怎么运转的,待会让她跟李扬导演谈谈!”

沈林肃然起敬:“…阿姨是制片人?”

“做过几年…”陈阿姨很谦虚:“之前电影厂效益不错的时候,我跟过《银蛇谋杀案》、《血色清晨》…”

“李邵红导演的两部作品?”

“对…”

沈林很想问一句‘那你怎么没加入荣信达?’

太唐突了,没好意思问…

能有什么原因?

无非是觉得贸贸然下海,没有铁饭碗端的稳健!

陈阿姨忽然问了一句:“你说的那个《盲井》有拍摄许可证吗?”

“…这部戏的主题是人性之恶,符合欧洲那边的调性…”

沈林没有直接回答,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盲井》根据《神木》改编,我大概说一下剧情,讲述了煤矿工唐朝阳和宋金明想出了一个发家致富的“好办法”。他们在偏远地区的车站、集市附近闲逛,盯上那些懵懵懂懂、想找工作的年轻人,骗他们将其认作亲人,然后带到矿井下工作,几天后趁其不备,下手刺杀,这时就能以亲人的身份诈得矿主的赔偿金,溜之大吉。”

“…您觉得这样的电影能拿到拍摄许可证嘛?”

“那就是地下电影了…”

陈阿姨不是很在意这些,点了点头,看了眼刘菲,示意自己知道了。

刘菲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沈林:“儿子,你是出于什么考虑想着投资这个电影?”

“赚钱啊…”

“不是因为被打动了?”

“打动?”

“揭露现实、批判社会…”

沈林摆了摆手:“您想多了,我就觉得《盲井》在柏林应该能拿个奖,然后我也能赚一笔…我对这帮人的理想没有兴趣,他们忧国忧民,好像不让他们拍电影,就是反动,就是不自由,其实,即便让他们的电影公映,也拿不了几个票房…”

“那就好…”

……

上辈子,沈林是写华娱的…

出道比较晚,应该是16年才写了第一部作品。

从一开始,他对第六代就是批判多过赞扬——没办法,那几年,所谓的第六代们基本上消失殆尽,嗑药的张远,票娼的王全胺,再到疑似约火的张阳,第六代大导演似乎总是和社会新闻走得近一点。

他们的电影,从来不是沈林的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