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大唐安西最后一笔军费(1 / 2)

从酒店回到宿舍…

不是沈林吝啬精力,也不是不能再战,或者对汤老师有什么意见,主要明天要上早课,今晚必须要到校…

学生会要点名的!

汤老师本来就是中戏的,对这些也很理解,所以,梅开二度之后,也就放他离开…

感谢老师通情达理,毕竟食髓知味…

回宿舍的路上,沈林就想好了话剧作品——《大唐安西的最后一笔军费》…

他最开始想的是《驴得水》、《喜剧的忧伤》或者《罗密欧与祝英台》、《21克拉》之类的…

但后面几部明显太长了!

插一句,原时空,沈林写华娱的时候,写过热吧,就很奇怪《21克拉》这样的电影为什么是郭景飞搭档热吧,查了一下才知道《21克拉》原本是话剧作品,导演、编剧何念是郭景飞的老搭档,两人合作过一些列作品,他带着好奇心搜了一下,然后点开了《罗密欧与祝英台》…

从那之后,从话剧就产生了兴趣。

《喜剧的忧伤》、《驴得水》都是非常不错的话剧作品,尤其是《喜剧的忧伤》,由rb话剧《笑之大学》改编而来,人艺请来了陈导明、何兵…m.

沈林早就写好了这个——这是他进入人艺的敲门砖!

问题来了,这玩意光凭他们几个学生很难演出来…

就像打牌一样,哪有人一上来就出王炸的?

综合考虑一下,《大唐安西的最后一笔军费》最合适。

时长不到二十分钟,讲述一个关于使命必达的故事——老兵郭元正,奉命从龟兹押解军费前往西州。

故事背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

补充一下,这个故事发生在安西军主力内调平叛30多年后的公元790年,此时的安西都护府,实力已经大不如前。

由于主力内调,留守的安西军陷入吐蕃几十万大军的围攻,但仍以孤军坚守西域几十年,至此仅剩龟兹、西州两座孤城仍未陷落。

率领安西孤军坚守西域几十年的最后一任安西大都护,就是名将郭子仪的侄子郭昕。

几十年里,曾经英姿焕发的年轻将士,已经变得白发苍苍。

更为艰难的是,由于连接安西与关中的河西走廊和陇右被吐蕃攻占,安西军在这些年里与朝廷失去了联系。

但就在这样艰难的处境下,安西军自行筹措粮草,自行联络附近少数民族部落援助,自行解决一切困难,以一腔孤勇扛住了敌军一波又一波进攻,为大唐坚守西域半个世纪!

等到最后的据点龟兹被攻破时,城中将士已经满头白发,最后全数殉国而死。

万里一孤城,尽是白发兵。

真正的历史,并没有人运送军费…

这群在万里之外独守西域的孤军,终其一生…也没有等来朝廷的援军。

《资治通鉴·唐纪四十九》记载:“安西由是遂绝,莫知存亡…”。

寥寥数语,将一支孤军的故事永远尘封在史册中。

但是千载以下,肝胆血气,依然鲜活如昨;忠肠铁骨,依然铮铮作响。

“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这个剧本其实是一广告,中国银联的广告片,原本叫《大唐漠北最后一次转账》,沈林把名字改了…

明明是广告,但看得沈林热泪盈眶。

记忆犹新!

查了一下历史事件,真的就这么悲壮!

最后的安西军,孤守西域五十年,最后一战,大雪纷飞中尽是白发老兵。

写完剧本,沈林又在开头加了一段张籍的《陇头行》:

陇头路断人不行,胡骑夜入凉州城。

汉兵处处格斗死,一朝尽没陇西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