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舞台的魅力(下)(1 / 2)

台下看戏的有个叫何冀平的编剧老师…

她现在还是人艺的专职编剧。

她从这个剧看到了大格局——爱国!

尤其是王垒演的商人出来的时候‘敢问军爷,是不是我大唐的人马要来了’?

何冀平了解这段历史,她当然知道你大唐已经衰败…

别说派兵西征了,就是稳固自己的统治都很难!

她决定待会好好跟这个戏的编剧聊聊!

剧集继续。

灯光变暗,夜景。

沈林扮演的卢十四想趁夜色溜走,然后被郭长安抓获,从他腰间搜到了军牌…

“宣威军?你是逃兵?”m.

“我不是!”沈林声音放大:“大唐在这还有几个兵?”

“所以,你就做了逃兵?”

“城没了,人全都死了,就剩我一个人,我还能怎样?”

……

“城破之时杀声四起,兄弟们都把家书塞到我手里,说我年纪最小,要是宣威军只能活一个,也该是我活着,好把这些家书带回长安,送到他们家人手中…”

“一整个宣威军,就成了这几张纸,让我送家书回长安…踏马的,全都是血,我连个地址都看不清楚,往哪送啊!”

“是啊,被困二十五年,每个人都是杳无音讯!”王龙正压低声音:“郭将军几次派兵回长安,都死在了路上,有一次终于联络上了,才知道连年号都改了!”

“现在算起来,应该是建中十一年了吧!”

(唐朝“建中”这个年号,只用了四年。所谓“建中十一年”,其实应该是“贞元六年”。)

“我管你建中几年,你知道咱们敌军有多少人马嘛?我给你算算,北方是葛逻禄、南方是吐蕃,西方是黑衣大食,东北方是回纥,可谓是四面环敌,其余还有白服突厥、沙陀突厥、黠嘎斯…”沈林摇头:“这点钱够干嘛的?给人塞牙缝,人都嫌不够!”

“哪怕换一车粮草,一把刀,一支箭,也要让敌人知道,这儿是我大唐!”

“这几年,好多商人、百姓给我们提供粮草,被敌人抓住后杀了,他们是为了钱吗?不是,他们认的不是钱,是钱上的“大唐”这两个字。”

王龙正看了眼沈林:“等把钱送到了,我让杨将军给你派匹快马,也帮西州城的兄弟们送封家书…顺便,你也给我送封家书!”

好了,一般来说,话说到这,就是刀的时候了!

继续往前,果然遇到了拦路的匪徒!

“大唐武威军玄戈营,第九骑兵队郭长安!”

“宣威军,卢十四!”

然后,郭长安死了…

到了沈林表演的时间,他先是疯狂的拖动钱袋,嘴上说着:“我的,全是我的,老子发财了!”

“都是我的了!”

状若癫狂!

就在这一刻,沈林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他就是卢十四…

灯光打在他脸上,他忽然叹了口气,眼泪哗哗流下,然后叹了口气,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不用说话,台下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帮着郭长安送军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