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情不知何物,脸不知何物(1 / 1)

苏杰脸盲这事,苏卿知道。楼萦吐槽道:“连记个人都记不住,就这么白白的让秦雅菲的同伙跑了。”苏杰很惭愧的低着头,没反驳。万扬说:“秦雅菲的同伙为什么会让老大去休息室?难道秦雅菲也想烧死老大?”万扬这么一说,苏卿心里咯噔一下。这也不是不可能。楼萦冷哼道:“丧心病狂的人,真要连着姐夫一块儿烧死,也不奇怪,秦雅菲就是那种她过不好,也让别人过不好的人,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不知道她如果知道我姐早就逃出来了,烧死的那是个假人,她会不会气得诈尸啊。”一想到,楼萦心里挺痛快的,忍不住想笑。秦雅菲想烧死苏卿,苏卿没死,倒把自己烧死了。陆容渊迈腿走进大厅,众人见陆容渊回来了,都看向陆容渊。楼萦兴奋的第一个问:“姐夫,秦雅菲烧死没?”陆容渊在回来的路上就接到冷锋的电话,大火扑灭,秦雅菲的尸体都烧焦了。“嗯。”陆容渊点了点头,走向苏卿,他习惯性的握着苏卿的手,眉头一皱:“怎么这么凉。”苏卿心里也慌慌的,心有余悸:“刚才差点就被烧死了,你也允许我害怕一次啊。”陆容渊薄唇微扬:“那我带你上楼去休息。”说着,陆容渊就撇下大厅一众人,一只手臂半拥着苏卿往楼上走。楼萦忍不住开口:“姐夫,我们这么多人还坐在这呢,你没看见?”万扬道:“老大眼里心里,只有大嫂一人,他说不定还真没看见我们几个。”两人一唱一和。陆容渊说:“你们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众人:“……”都不说留他们下来吃顿饭,压压惊什么的。万扬起身:“散了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一见万扬起身,楼萦连忙拉住白飞飞:“飞飞,你不是说新家还缺些东西没买,我们现在就去买,走走走。”白飞飞表示:“我不急啊。”“你急的。”楼萦一副我说你急,你就急的架势。楼萦拉着白飞飞走得飞快,万扬双手背在身后,眼里闪烁着老狐狸的光芒:“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我跟你们一块去。”万扬快步追上。一直是个小透明存在的车成俊,喝了口茶,起身悠悠地往外走,嘴里总结了一句:“从前不知情为何物,现在不知脸为何物。”车成俊要是不吭声,都没人发现大厅还有这么个人。还留在大厅的苏德安听着这话,觉得好深奥,多嘴问了句:“车先生,你这说的是谁?”车成俊笑了笑,答非所问:“苏伯父,要不我坐你的车,你顺路捎我一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客客气气的称苏德安一声苏伯父,苏德安心里那个高兴啊。“好啊,车先生去哪?我们送你。”“仁爱医院。”“好,小杰,快去开车,咱们送车先生去仁爱医院。”苏杰仿佛没听见,苏德安又喊了两声,苏杰这才回神:“好,我去开车。”这下,所有人都走了。陆容渊站在楼上的窗帘后面,看着苏杰最后一个开车走了,这才拉开窗帘。“陆容渊,你鬼鬼祟祟的做什么。”苏卿不解:“把他们都晾在大厅,现在又偷看,你什么用意?是不是秦雅菲被烧死这事,你还有什么瞒着我?”“再等几个小时。”陆容渊说:“我让夏冬去查到底是谁把汽油带进去了。”“这件事确实重要,酒店里里外外都是咱们的人了,却还能被秦雅菲钻了空子,会不会是暗夜有内鬼?”苏卿想到之前天狼就有内鬼,说不定暗夜也有。陆容渊凝眸:“再等等。”夜幕降临后,夏冬才把消息带回来。“老大,我亲自检查了,三辆车,后备箱都有撒漏的汽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