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情不知何物,脸不知何物(1 / 2)

苏杰脸盲这事,苏卿知道。

楼萦吐槽道:“连记个人都记不住,就这么白白的让秦雅菲的同伙跑了。”

苏杰很惭愧的低着头,没反驳。

万扬说:“秦雅菲的同伙为什么会让老大去休息室?难道秦雅菲也想烧死老大?”

万扬这么一说,苏卿心里咯噔一下。

这也不是不可能。

楼萦冷哼道:“丧心病狂的人,真要连着姐夫一块儿烧死,也不奇怪,秦雅菲就是那种她过不好,也让别人过不好的人,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不知道她如果知道我姐早就逃出来了,烧死的那是个假人,她会不会气得诈尸啊。”

一想到,楼萦心里挺痛快的,忍不住想笑。

秦雅菲想烧死苏卿,苏卿没死,倒把自己烧死了。

陆容渊迈腿走进大厅,众人见陆容渊回来了,都看向陆容渊。

楼萦兴奋的第一个问:“姐夫,秦雅菲烧死没?”

陆容渊在回来的路上就接到冷锋的电话,大火扑灭,秦雅菲的尸体都烧焦了。

“嗯。”陆容渊点了点头,走向苏卿,他习惯性的握着苏卿的手,眉头一皱:“怎么这么凉。”

苏卿心里也慌慌的,心有余悸:“刚才差点就被烧死了,你也允许我害怕一次啊。”

陆容渊薄唇微扬:“那我带你上楼去休息。”

说着,陆容渊就撇下大厅一众人,一只手臂半拥着苏卿往楼上走。

楼萦忍不住开口:“姐夫,我们这么多人还坐在这呢,你没看见?”

万扬道:“老大眼里心里,只有大嫂一人,他说不定还真没看见我们几个。”

两人一唱一和。

陆容渊说:“你们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众人:“……”

都不说留他们下来吃顿饭,压压惊什么的。

万扬起身:“散了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一见万扬起身,楼萦连忙拉住白飞飞:“飞飞,你不是说新家还缺些东西没买,我们现在就去买,走走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